月经病该如何应对?老中医有秘招!

作者:陈熠
2017-2-22 阅读


人们常说:“女人如花!”如此,月经就该是“花期”的标志了。每个月的那几天,若能让人舒舒服服地度过,那也是极好的。但很多女人却逃不过月经的折磨,或是月经来去无规律,或是经行腹痛苦不堪言,种种月经病颇有摧枯拉朽之势,令一众女人焦躁不安。真正是“姨妈不着调,青春添烦恼”!月经病该如何应对?老中医有秘招!


月经病范围较广,它包括月经失调、崩漏、闭经、痛经、经前乳胀、经行吐衄、经行泄泻、更年期综合征等,其起因较为复杂,年龄跨度大,因此各个病证的辨证论治有较大差异。这里仅介绍先生治有特色的病证以供参阅。


一、经行吐衄忌过寒过涩


经行吐衄,又名“倒经”或“逆经”,系指在经行前后或经行期间出现吐血、鼻衄等。一般持续几天便可自已,以鼻衄为多见。其多伴经量减少,甚至渐至月经不潮。究其因,总由血热气逆为多,故治疗宜清宜降。清热则断其上升之势,潜降则通其下行之道,导经水循正路而行之。


但是先生认为,虽曰宜清宜降,但当注意不宜过寒过涩,忌用大剂寒凉克伐,或专事止涩,否则血虽止,但月经终难调畅。经行吐衄大多与以下两种情况有关:一是肝喜条达,妇人易受情绪影响,造成肝气郁滞则经血不畅,肝气上逆则经血随冲气向上逆,疏肝则经自调,如用药专事止或涩,也会影响肝气的条达;二是阴虚阳亢,虚火上逆而致吐衄,因此治疗要注意滋阴降火,顺经止血,如过用寒凉也会折伤阳气,不利于月经的调理。


案一


杨某,女,18岁。1966年10月28日初诊。


每月经前鼻衄,2~3天自愈。当从血热上升治。处方:


当归9克,川芎6克,赤芍9克,生地12克,白茅根15克,白薇9克,紫石英15克,牛膝9克,防风6克,甘草6克。


经前服此方5剂,月经再来时,竟未再见鼻衄。


案二


樊某,女,32岁。1966年11月10日初诊。


五个月前因小儿病危,心中一急,经水遽止。从此每月经行前即见鼻血如注,反复发作已五个月。今将来月经,予调气和营,解郁消凝。处方:


泽兰15克,牡丹皮6克,香附12克,卷柏、茺蔚子、当归、赤芍、乌药、牛膝、桃仁各9克。月经如期来,未见鼻衄。


按:此二案例,生地、白茅根、白薇、卷柏、茺蔚子、牡丹皮则为清,紫石英、牛膝则为降,余者或调气,或和血,或消瘀,未尝专用炭类敛涩止血药而衄血止,经行得循常道,即因于此。至于肝郁而致气逆则宜疏肝,血瘀而不循常道则宜行瘀,要在临证随机,不可拘泥于一法一方也。


二、崩漏多虚证


崩漏,亦称“崩中”“漏下”,其发病机理较为复杂,常是因果相干,气血同病,多脏受累,故属妇科难证、重证。《女科证治约旨》说:“崩中者,势急症危;漏下者,势缓症重。其实皆属危重之候。”


崩漏之证,通常分为血热、血瘀、脾虚、肾虚等,血热之中又有虚实之分。先生认为,崩漏可以突然发作,亦可由月经失调发展而来,虽有肝郁血热、外感热邪或外感湿热,但总以虚者为多。临床无论“崩中”或“漏下”,最后还是以损血耗气告终。只是“急”“缓”有别。“崩中”出血量多,来势急骤,故当偏于“固涩止血”,尤其在暴崩之际,“留得一分血,便是留得一分气”,古人用独参汤补之,其理也在于此;“漏下”出血量少,淋沥不断,来势较缓,当审因论治,调补气血。


既然是损血耗气,以虚者为多,所以益气健脾,强其统摄之权,滋水补肾,固其封藏之司,调其冲任,就当常寓于治疗之中。为此先生自拟胶红饮治疗崩漏,常取得满意的疗效。


胶红饮


阿胶(烊冲)12克,红花4.5克,炒白术12克,桑寄生12克,续断12克党参12克,狗脊12克,当归9克,黄芩9克,血余炭9克,生龙骨(先煎)30克,生牡蛎(先煎)30克。


胶红饮与《金匮要略》胶艾汤不同,胶艾汤重在温宫止血,而胶红饮是集健脾、补肾、固涩、止血为一体的止血方,较偏于补虚。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加红花一味,使全方静中寓动,涩而不滞,加黄芩一味,清热助血归经,组方构想十分严密。


随症加减


(1)血瘀甚者:加丹参。


(2)腹寒而痛者:加陈艾叶、制香附、乌药。


(3)气滞而腹痛者:加制香附、乌药、陈皮、川楝子。


(4)热重者:加白薇、蒲公英。白薇善清血中热邪,用此甚佳。


(5)出血量多者:可酌加茜草根、陈棕炭、藕节炭、炒蒲黄、苎麻根等。


(6)肾虚甚者:加菟丝子、山药。


(7)气虚甚者:去党参,改吉林参,加茯苓、炙甘草。



案一


霍某,女,40岁。1967年2月20日初诊。


月经前期,半月即来,有时甚至一月三次,经量特多,色紫黑有块。在多家医院诊断为子宫内膜增生症。此乃崩漏也,胶红饮主之:


红花4.5克,阿胶、炒白术、桑寄生、续断、党参、狗脊各12克,当归、黄芩、血余炭各9克,生龙骨、生牡蛎各30克。9剂。


二诊:药后腹中自适,加山药、菟丝子各12克,6剂。


三诊:本月月经延至二十余日来,量稍约,血块稍少。即以前方续服。调理两月余,月事渐趋正常。


案二


刘某,女,40岁。1967年2月16日初诊。


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诊断为功能性子宫出血,经刮宫而出血仍不止,少腹痛而拒按。胶红饮主之:


红花4.5克,阿胶、白术、桑寄生、续断、党参各12克,当归、黄芩、制香附、乌药、白薇各9克,陈艾叶、陈皮各6克。


6剂而血止,少腹痛平。调理一月愈。


案三


莫某,女,28岁。1967年1月2日初诊。


自1966年7月28日始,阴道流血延续不断,时多时少,夹有血块,少腹痠胀不适。每次漏下约十余天,可停七八日,再反复漏红。10月份曾在自治区人民医院做诊断性刮宫,确诊为子宫内膜增生症,脱落不全。手术后流血仍不止。采用人工周期疗法(己烯雌酚)流血仍不止。伴有恶心呕吐、腹痛、食欲减退诸症。至12月4日,经漏量又见增多。12月20日转来自治区中医院。当时阴道流血仍多,带有血块,呈粉红色,有心悸疲乏感。既往有肾盂肾炎、关节炎及副鼻窦炎史。苔脉正常。过去中医曾投清营固络止血诸方无效。来院后初诊予归脾汤6剂,不应,流血仍多,遂邀先生会诊。


思及本症乃子宫内膜增生脱落不全,且漏下夹有血块,乃瘀也。然漏下日久,兼之既往有肾盂肾炎史,故其肾气必虚。因而此症不宜纯补纯止,亦不宜纯破,试用加味胶红饮投之:


阿胶(烊冲)12克,红花4.5克,乌贼骨12克,茜草根9克,白术12克,黄芩9克,白薇9克,丹参9克,生龙骨、生牡蛎各30克,血余炭6克,炒蒲黄12克。


4剂血下减少,再服4剂,阴道流血停。观察半月,未再见漏下,遂出院。


案四


陈某,女,37岁,工一师机械厂。1966年4月7日初诊。


向来月经提前,自3月15日月经来潮后,迄今已二十余天,犹淋沥不净,色仍殷红,头昏乏力,苔白,脉虚数。处方:


阿胶(烊冲)9克,陈艾炭9克,陈棕炭9克,蒲公英15克,黄芩9克,炒白术12克,煅龙牡各24克,炒续断12克,桑寄生12克,煨升麻3克,苎麻根9克。


6剂漏红全止而愈。


案五


王某,女,38岁,病案号7545。1965年9月13日初诊。


今年8月因少腹痛,阴道下血,住自治区人民医院行人工流产术。术后仍有阴道出血,又进行第二次刮宫。出院后阴道下血仍不止,迄今已淋沥一月余,头昏乏力,纳呆神倦,少腹有下坠感,腰痛,苔白,脉细。区人民医院诊断为子宫发育不良。乃积血潴留,炎症未消,予加味胶红饮:


阿胶(烊冲)9克,红花4.5克,炒蒲黄18克,藕节炭9克,陈艾炭9克,焦白术12克,杜仲12克,续断12克,当归9克,蒲公英18克,甘草9克。


另日服定坤丹1丸。共服9剂,漏红止。停定坤丹,调理5剂,愈。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推荐专题
更多 >>

  • 上海妇科盆底沙龙

  • 《中华妇产科杂志》创刊60周年庆典

  • 2013全国生殖医学临床实践和研究论坛

  • 2013年巴德盆底疾病研讨会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业务合作联系方式诚聘英才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中医妇科网 Copyright © 2010zyfk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3135号-8 京公网安备11010202631号

中医妇科网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中医妇科网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北京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