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气理论都研究什么?

作者:邢玉瑞,王小平
2017-8-31 阅读

(一)气概念的定义问题


气是中医学乃至中国古代文化最基本、最常用的概念,也是中国古代哲学宇宙论与本体论的核心概念,自古以来,人们对这一概念的熟悉程度似乎不需要解释,皆可意会领悟而知。犹如《论语》“仁”概念出现了109次,但孔子始终未能自觉地对“仁”做一个内涵与外延相对确定的逻辑定义一样,在浩瀚的古代文献中竟然未曾有人对“气”下一个确切的定义。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的文化背景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人们已经不满足于通过意会领悟的方式或者根本就缺乏意会领悟的经验背景对“气”概念进行把握,特别是在西方科学日益占据主导地位的当代,为“气”概念下一个现代定义,即用现代思维和语言对古代的“气”概念加以诠释,成为中医“现代化”“客观化”的基本要求,于是就有了上述气概念的物质说、功能说、物质与功能统一说,以及物质、功能信息说等。显而易见,这种“以西释中”“汉话胡说”,常常会陷入尴尬的境地,随着时代文化的、科学的诸多因素的影响,而有不同的诠释。如最初将气定义为“物质”可能与两个因素有关:一是当时科学发展水平提供给人们的认识视野有限,二是受当时流行的哲学思想(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观)的影响。当时的学者习惯地把一切事物和现象的本质归结为“物质”,加之当时的人们并未明确认识到哲学范畴的“物质”(客观存在)与物理学的“物质”(有质量的时、空填充内容)是两个不同内涵的概念,因而,常常将两个“物质”概念混同为某种或某些物质成分(实体粒子),并把“物质”作为与“功能”相对待的概念,在理论上认为可以通过实证方法发现构成气的物质成分。几乎是在“物质说”的同时,学者们通过对气概念的起源、演变及古代哲学及《内经》对气的认识,意识到气具有运动、无形的特征,因而认为:“每一种气都是物质与功能的统一体,不存在只是物质而没有功能,或者只是功能而没有物质的气,质与能在中医气这一独特概念中得到完满的统一。”这一观点得到许多学者的认可,形成气的“物质与功能统一说”。对气“物质说”或“物质与功能统一说”的肯定又误导中医学界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寻找气的“物质基础”的实验研究,时至今日,除了证实气的客观存在外,并未发现能够揭示气本质的“实体粒子”。提示我们这种研究思路可能出现了偏差。


许多学者研究认为,西方哲学以求“是”为特征,以事实判断为前提,重在探究“事物是什么”,揭示认识对象的“实然”状态,注重逻辑论证与思辨,逻辑方法的重要性远远大于结论的重要性。中国传统哲学以求“用”为特征,追求事物“应该是什么”,表达事物的“应然”状态,彰显出来的是价值理性。如有学者认为《内经》用气来解释在当时超出肉眼直观、无法认识的物质(广义)存在,是一种理论思维的跨越,使中医药理论跨越了物质(广义)是什么的问题,直接进入到物质发生了什么样变化的研究探索之中。正由于如此,它们并不把对所使用的哲学概念进行逻辑论证与定义看成是哲学研究的前提与出发点。进而造成中国古代哲学概念具有多义性的特点,其内涵语义含混,外延边界模糊。如“道”既是宇宙本根,又含有物质与精神属性;既是价值总根源,又是生命理想境界。道贯通于形而上与形而下世界,兼涵万有,赅总一切。气概念也是如此,诚如严复针对中国传统学术概念体系的缺点,一针见血地指出:“有时所用之名之字,有虽欲求其定义,万万无从者。即如中国老儒先生之言气字,问人之何以病?曰邪气内侵。问国家之何以衰?曰元气不复。于贤人之生,则曰间气。见吾足忽肿,则曰湿气。他若厉气、淫气、正气、余气、鬼神者,二气之良能,几于随物可加。今试问先生所云气者,究竟是何名物,可举似乎?吾知彼必茫然不知所对也。然则凡先生所一无所知者,皆谓之气而已。指物说理如是,与梦呓又何以异乎!”这里严复的批判,一方面说明了中国传统学术逻辑学传统的缺失,另一方面,正好揭示出内涵模糊、外延边界不确定是中国传统哲学概念的普遍特点。因此,对气概念的把握,应回归于中国传统思维模式之中加以认识,做出符合时代学术发展的诠释。



“体用不二”是中国传统文化特有的思维模式之一,对于气之“体”,宜从哲学“本体论”的角度来理解,即气是客观世界之最高本体;对于气之用,则必须从哲学“认识论”的角度来理解,即从气的具体作用、功能、属性、状态、表现等方面来理解。本体的气是理性的、抽象的概括,而具体的气则是感性的、现象的表现。然而,由于气的“体用合一”,使它同时具有高度理性化而又具体经验化的双重特征,从而造就了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中特有的实用理性。当我们提到具体的气时,只有看到所处的一定的实用场合,才能确定它究竟是指物质还是功能,是指作用还是属性,是指状态还是现象。在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中,当单独提到气或元气时,往往就是表示一切客观存在着的物质性本体。而万物之异乃在于它们作为气之“用”,是以具体形态、功能、作用、属性等来体现它们的相对独立存在。作为大体的气是不能具体把握的,但当大体分化为小体,小体各具所“用”时,则可由“用”而推知“体”。这种由功能、作用、属性、状态等表现来察知事物本体的变化的方法,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所特有的“观物取象”方法。中医学在这种“体用不二”的思想的影响下,对自然界气候变化及人体生理病理变化进行研究时,并不是着眼于对它们的具体形态、结构及组成成分(即气之体)的研究,而是着眼于对天地之气和“人气”的具体功能、属性、状态、作用(即气之用)的观察。《素问·气交变大论》指出:“善言气者,必彰于物。”如:天地阴阳之气的“本体”是不可测的,但人们可以通过在天之风、热、湿、燥、寒和在地之木、火、土、金、水等具体体现出来;五脏之“体”的物质形态及组织结构怎样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五脏之“象”,它是五脏之“用”的具体体现,可以由观察“类推”而得知。这样一来,中医学在形成之初就有的解剖分析方法和对人体深层次组织结构的观察认识等也就逐渐被淘汰了。可见,中国古人对气的认识,并没有受到实体物质概念的限制和羁绊,这是中医学理论体系在当时的科技条件下得以顺利建立的重要前提。


(二)气实质研究的问题


在唯科学论及中医现代化思潮的影响下,关于气的研究也走上了西化的路,人们试图通过实验室研究或比附现代科学的某些成果,来揭示气的实质。如果这些研究只是对气客观性的验证,则无可厚非。但如果用西化的方法来研究气实质就可能犯了方向性错误,因为气不是分析方法得来的,也不可能用分析方法还原回去。东西方文化存在差异,其认识事物的途径和视野各不相同,用西学的方法和视角来认识一个东方色彩鲜明的概念范畴,得出的结论有可能是南辕北辙。气是中国古代先哲运用传统认识途径和思维方法形成的概念,对气实质的研究应当回归和遵循传统的认识规律,才能准确揭示气的实质。分析已有的结合现代科技或运用西学方法取得的研究结果,对气的研究还只是停留在现象的描摹上,远不是气的实质。对气的研究,如果要选择西学的方法,那么,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中医理论研究久攻不破的关键不在实验室这个环节,而在于进入实验室之前的解读、分解、提炼、转换诸环节。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加强实验室之前的史学研究和理论分析”。因此,在对气“实质”进行实验研究之前,首先应当在理论上正确解读气的概念内涵,在符合中医思维的前提下,将其转换为实验研究可以理解和操作的方法和指标。在中西医均未能正确理解和诠释气的情况下,用西学的方法研究可能会南辕北辙。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推荐专题
更多 >>

  • 上海妇科盆底沙龙

  • 《中华妇产科杂志》创刊60周年庆典

  • 2013全国生殖医学临床实践和研究论坛

  • 2013年巴德盆底疾病研讨会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业务合作联系方式诚聘英才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中医妇科网 Copyright © 2010zyfk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3135号-8 京公网安备11010202631号

中医妇科网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中医妇科网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北京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