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门雪编妇女经带歌诀

作者:
2015-10-11 阅读

?程门雪编妇女经带歌诀


月经门


先期多者清经散,地骨为重丹皮从。芍地青蒿茯苓柏,过者损之既济功。多为血热水多余,少则血热水不充。


月经先期量多,色红紫,血热也,应用清经散,见《傅青主女科》。因火旺而血热,清热泻火为主,重用地骨皮15克;凉血为次,配以黄柏(盐水浸炒)、青蒿、丹皮,白芍敛阴,熟地滋阴,茯苓渗泄,导下焦之热。火过者当损之,使水火既济。肾中水火太旺,水太旺则血多,此有余之病。月经先期而量少,血热而肾水不足,仍可用清经散,因方中用药虽以清火为主,然仍有滋水之味,火泄而水不与之俱泄,损中有益之妙也。


先期少者一二点,两地汤方大生地。地骨皮与麦门冬,阿胶白芍元参继。


此为火热而水不足也。两地汤,见《傅青主女科》。用大生地(酒炒)30克,配地骨皮,清热而又养阴,麦门冬、阿胶、白芍、元参均为滋阴之味,阴盛水旺则火自平。


温经摄血汤可贵,四物独除归一味。白术续断桂味柴,温中有散兼收摄。


温经摄血汤,见《傅青主女科》,凡经来后期者均可用。大熟地30克,白芍(酒炒)30克,以及川芎(酒洗)、白术(土炒)、五味子、续断,能养肝之血、补肾之精、健脾之气,加肉桂散寒,柴胡解郁,是温中有散,补中有泄,散兼收摄,泄能存阴。倘元气不足,加人参亦可。


方名定经先后乱,肝气或通时或闭。归芍地药菟丝苓,柴胡黑芥疏肝急。


定经汤,见《傅青主女科》,治经来先后无定期。肝气郁则闭,疏则开,则经来或先或后。用当归、白芍、菟丝子、熟地、山药、茯苓补肝肾,黑芥穗、柴胡疏肝急。肝需血养,木需水润,故须重用归、芍各30克,地、菟各15克。此方无通经之药,似不治经,然肝气疏则经通,肾精旺则水利,正妙于治也。


宣郁通经治痛经,丹栀归芍用非轻。柴胡白芥兼州郁,香地黄芩甘草生。


宣郁通经汤,见《傅青主女科》,治经行先痛,经来色黑有块,痛经每月如此。若云虚寒,何以必痛于此时耶?可见是火郁热痛无疑,以苦寒止痛,大有眼光,非泥古之士所能解也。丹皮、山栀子(炒)清肝,当归(酒洗)、白芍(酒炒)柔肝,用量均较重各15克,配合柴胡、川郁金、香附疏肝,黄芩降火助清肝之力,白芥子散结助疏肝之功,则宣郁而通经。


经前脐腹痛如刺,寒热交作下豆汁。此是寒湿搏冲任,辛散苦温血药治。温脐化湿另出奇,白术苓利腰脐气。卫冲扁豆山药莲,巴戟白果通任意。


经前三五日而脐下作痛,状如刀刺,为绞痛也;或寒热交作,故下如黑豆汁(此为滑伯仁所说)。温脐化湿汤傅山所作,说宗上而方异乎,辛散苦温也。土炒白术30克,配茯苓以利腰脐之气,扁豆、山药、莲子以卫冲脉,巴戟、白果以通任脉。卫冲通任云云,聊备一说耳,未必真如此也!所可异者,傅山引证此论,而其方绝不用一辛散苦温之品,如炮姜、肉桂、芎、艾等等,乃拟此方,殊堪研究也。以傅山非偏凉之学,书中用温药者甚多,此当用偏不用,必有意在,故而存之。



风乘胞脉亦作痛,荆防甘桔四味用。虚加人参各一钱,炒黑研末以酒送。


经后风入脑脉作痛,其脉乍大乍小,有时陇起为据。叶氏方,见《沈氏女科辑要笺正》。用防风、荆芥、桔梗、甘草(虚者加人参)各3克。炒黑者取其入血分,宣通瘀滞之意,研末酒服,而痛可解。沈尧封云神效。


调肝山药山萸肉,阿胶归芍戟草是。


调肝汤,见《傅青主女科》,治经后腹痛。山药、山萸肉、巴戟肉(盐水浸)补肝肾而不燥,育阳之中有温润,当归、白芍、阿胶调肝血而不滞,补养之中有活血。乃虚痛不能寒、不能热者之唯一法也;肾恶燥,肝恶刚,痛忌泥滞,故选药如此。


生地枸杞斛麦苁,杜牛归芍意同此。经前后痛发红块,育阴涵阳朱氏旨。


育阴涵阳法(无方名),见《沈氏女科辑要笺正》,治经前后腹痛,体发红块,脉大(右关尺尤甚)。因阴不涵阳,水不涵木,宗朱丹溪“阴常不足,阳常有余,宜常养其阴”之旨,故用生地、枸杞子、石斛、麦冬育肝肾之阴以涵阳,当归身、炒白芍养肝,肉苁蓉、杜仲补肾,合牛膝涵阳下降归于肝。


老年血崩崩甚多,归芪桑叶三七和。杭芍炭与贯众炭,气冲血室孀妇加。崩止再加熟地术,山药麦味填精佳。固本止崩汤续进,地术归芪参黑姜。崩昏贯参汤调进。


老年血崩用加减当归补血汤,见《傅青主女科》。当归(酒洗)30克,生黄芪30克,气血双补之剂。加桑叶滋肾清肝,又有收敛之妙耳。三七末为止血之圣药。亦有孀妇年老血崩者,必系气冲血室,原方加杭芍炭柔肝止血,贯众炭清肝止血,极效。但老妇阴精亏损,用加减当归补血汤只止其暂时之漏,还须加入熟地、白术、山药、麦冬、北五味以填补阴精。固本止崩汤,见《傅青主女科》。大熟地30克,白术(土炒焦)30克,配合生黄芪、人参、当归(酒洗),此补阴血而更补其气,黑姜引血归经,有收敛止崩之妙。崩晕气脱,六脉俱无,气息微微,不能峻补,先以参汤调贯众炭末,缓缓投之,待气接神清,始可设以固本止崩汤。


气虚成崩固气汤,小产而崩因怀妊。参苓术草熟地归,杜萸远味法平亢。


固气汤,见《傅青主女科》,通治气虚而崩者;妇人小产血崩者,亦可应用。人参30克,云茯苓60克,土白术15克,配合甘草、大熟地、当归(酒洗)、杜仲(炒黑)、山萸肉、远志(去心)、五味子(炒),益气固本,使已去之血速生,将脱之血尽摄。妙在不去止血,只补其气,补气之中含有止血。


归芍术草丹皮柴,生地黑芥三七偕。贯众炭入更力强,开郁止血为仙丹。


平肝开郁止血汤,见《傅青主女科》,治肝气有郁结之崩漏。酒洗当归、醋炒白芍配合柴胡、黑芥穗,则柔肝之中,以引开郁之法;当归、白芍,再配合生地、丹皮、三七,在补血之中,以引止血之法,故归芍应重用,各30克。用白术土炒入脾,脾为生血之源,亦应重用至60克,此治本之法也。若此方中加入贯众炭,更妙。


崩证验方出沈氏,生地白芍地榆是。芩连丹栀甘草同,生牡蛎及莲须治。


崩证极验方,出《沈氏女科》。因火者崩,亦是虚火。用生地、生白芍敛阴以止血;配合莲须、生牡蛎清心以固精,以防血脱;用地榆、丹皮、黑栀子之类,清热泻火而不伤正。虚损者加人参,关于苦寒之黄芩、黄连,随其证可用可弃。


少阴之络系舌本,经来声哑脉不至。天冬地黄苁蓉归,少许细辛通脉治。


少阴之络系舌本,肾气不能上承,不荣于舌,故声哑。本方无方名,出《沈氏女科辑要笺正》。天冬、生地、肉苁蓉、当归身,以滋填肝肾之阴,但偏于腻滞,易遏抑阳气,加细辛少许,以通少阴之阳。


经行泄泻属脾虚,多湿参苓白术治。经行白带阳下陷,参术助阳缪氏旨。经后目暗属血虚,吐血倒经气火炽。


经行泄泻,属脾虚多湿。参苓白术散,出《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缪仲淳曰:“夫经水多,白带时下,又兼泄泻,皆由阳虚陷下而然。”(见《先醒斋医学广笔记》)用人参、白术益气以助阳,助阳以化湿,摄阳气而举清阳。目为血脉之宗,肝之窍,肝血不足不能上荣于目而昏暗。张山雷曰:“若用魏氏一贯煎之类治之,亦必有效。”一贯煎,出《柳州医话》(魏之琇著)。逆经上行,血从口鼻而出,气火炽盛,迫血妄行,急用犀角黄芩汤。犀角地黄汤(小编按:从文意看,此处应是程老笔误,应为犀角黄芩汤),出《肖山竹林寺妇科》。犀角、黄芩、生地、白芍、丹皮、枳实、橘红、桔梗、百草霜、生甘草水煎,空腹服,如不愈,接服数剂效。


泽兰叶汤归芍草,活血化瘀治经闭。柏子仁丸缓通剂,熟地续断柏子仁。牛膝泽兰卷柏叶。


泽兰叶汤,见《医宗金鉴》。泽兰活血通经,行而不峻,当归、赤芍活血养血,行中有补,是治疗血瘀闭经之轻剂。《临证指南医案》泽兰汤还有丹参、柏子仁、茯神可以加用。《景岳全书》曰:“经闭有血隔、血枯之不同。隔者病发于暂,通之则愈;枯者其来也渐,补养乃充。”柏子仁丸,见《医宗金鉴》。柏子仁、熟地滋养阴血,卷柏叶、泽兰祛瘀通经,两者相配,祛瘀血而不伤血,养阴血而不滞瘀,再加川断肉、怀牛膝以补肝肾,属活血化瘀之缓通剂。若其人体质虚弱,不能使用攻下剂,则可用泽兰叶汤,并可兼服缓通剂柏子仁丸,活血之中兼以养血,日久其血自行。体虚泽兰叶汤亦不能受者,可单用柏子仁丸。


肌肤甲错有干血,大黄蟅虫桃杏仁。虻蛭蛴螬甘草芍,干漆生地与黄芩。


大黄蟅虫丸,出《金匮要略》。大黄、蟅虫、桃仁、杏仁、虻虫、蛭虫、蛴螬、甘草、赤芍、干漆、生地、黄芩,宜用于室女经闭,是由于瘀血所致的肌肤甲错。


形壮色白经不来,痰阻经络生白术。半苓香附与砂仁,蒺藜浸水熬膏好。


月经不来,体胖而白,此气虚痰阻经络,气血不通也。古人治此,必以调气为先,气为血帅也。本方无方名,根据《未刻本叶氏医案》、《临证指南》有关医案等化裁而成,由生白术、半夏、茯苓、香附、砂仁、潼蒺藜组成。以文火炖收,清晨开水调服。肥人无所苦,但经不行者,临床所见甚多,此方佳也。


带下门


易黄汤治黄带是,山药白果与芡实。盐水黄柏酒车前,补任苦化湿热旨。


带下色黄,此乃任脉虚而热邪留恋于下焦,津液不能化精反化湿,湿与热合,则带黄,宜用易黄汤,见《傅青主女科》。山药和芡实均炒用,用量宜重,为专补任脉之虚,又健脾利湿,白果引药入任脉,黄柏、车前子苦化下焦之湿热而治带。


湿热带下清白散,四物贝姜草柏椿。赤榆荆芩湿二术,滑加龙牡久合君。


带下之病,湿热所化者颇多。可用清白散加味,见《医宗金鉴》。四物汤中地用生地,贝母、炮姜炭、甘草、黄柏(盐炒),椿根皮以理血化湿清热。带下色赤,热偏重,加黄芩、地榆、荆芥以清热凉血止带;带下色白,湿偏重,加苍术、白术以燥湿化湿止带;滑脱不禁者,宜加煅龙骨、煅牡蛎以收涩固脱;带下淋漓,日久不正者,当合六君子汤补虚益气止带。


吴茱萸治风冷带,桂姜萸细藁防归,丹麦木香苓夏草,从此加减有归依,辛温祛寒苦温燥,风来胜湿亦精奇。


吴茱萸汤见《医宗金鉴》,治风冷入胞门之清冷稀白之带。肉桂、干姜、细辛、吴茱萸辛热祛寒,当归、木香行血调气,茯苓、半夏化湿,藁本、防风祛风以胜湿,而丹皮、麦冬、炙甘草则制诸药辛热之过。古人制方必有调和抑制品监之。本方似杂而纯,往往疏忽视之,今乃细想,得其旨趣耳。


升阳益胃用六君,羌独柴防芪芍均。酒连泽泻同姜枣,疏郁气阳而降阴。


升阳益气汤,出《脾胃论》,治白带清稀、绵绵不断,兼见怠惰嗜卧、饮食无味、大便不调、小便频数等脾胃虚弱症状。六君、黄芪益气健脾胃化痰湿;羌活、独活、柴胡、防风升阳,又风以胜湿,芍药敛阴,不使升阳太过;姜枣和中;黄连、泽泻降阴,正如吴茱萸汤同法。此方之连、泽即吴茱萸汤之丹、麦,不但于气阳之中而降阴,且有制升散之义在,恐其太过也。本方姜、枣犹前方之苓、半,唯多参、芪、术之补正,少桂、辛、萸等温寒;又柴、防疏木郁,芍、连、泽泄肝用,一疏一泄,正合“木郁达之”之旨。


温柔涩法部叶氏,龙骨金樱与芡实。浙莲远志茯苓神,桑螵蛸及覆盆子。海螵蛸粉鳔胶丸,淡菜汤送一味治。血肉有情方更佳,以破以补是其旨。


叶天士法,无方名,见《沈氏女科辑要笺正》,治白带属任虚而不能固者,选药甚平稳也。海螵蛸一味为粉,广鱼鳔煮烂为丸,如绿豆大,淡菜汤下。王孟英方,见《沈氏女科辑要笺正》,治任脉虚、带下不固,曾补以草木无效者宜之。血肉有情,以破以补,别有会心,奇而不离于正,妙在丸以缓治,方能渐入下焦,久服无不收效,真妙法也。


川黄柏及海金砂,生猪骨髓和丸是。阴虚有火浊带虚,引诸药入任督治。


无方名,出张山雷,见《沈氏女科辑要笺正》。海金砂合川黄柏末两味,用鲜生骨髓打和丸,引清理之药,入督任之法,治阴虚有火之浊带。


妇人年已五十所,下利数十日不停。曾经半产有瘀血,少腹里急腹满征。暮即发热手掌烦,唇口干燥证可凭。崩中失血或不来,大温经汤治之宜。血病用之法更奇,仲景圣法研须精。胶归芎芍萸丹桂,门冬参夏草姜生。


原文出《金匮要略》。“下利”《医宗金鉴》改“下血”,诸家都然之,理与文合,丹溪亦云尔。余初信之,继思不如,仍作“下利”乃“带下”也。瘀血在少腹不去,则津液不布,新血不生。带多而冲,或崩中失血不正,或月经至期不来,均可应用大温经汤。大温经汤,出《金匮要略》。任脉为病,女子带下瘕聚是也;冲脉血阻不行,则阳明津液衰少不能濡润。任为胞胎,冲为血海,少腹瘀血,属于冲任,虽论带下,实属血病,仲景方最佳而妙。此方内四物汤去熟地,恐其滞腻不流通也。四物以补肝肾血虚,即青主调肝汤之所本也。吴茱萸、桂枝乃温寒止痛主药,另佐人参、麦冬、半夏、甘草,人多不解其意,释者亦多敷衍言之,以为气血双补耳,不知此数味即麦门冬汤也,为通补阳明主药,经出于冲,隶于阳明,故以麦门冬汤佐入之,以治其根,意更深邃。又丹皮、麦冬相合,以制萸、桂之过。亦与吴茱萸汤相同,两方极是妙理,须并观细想,始知古人制方之精湛也。【本文由中医书友会(微信号zhongyishuyou)编校发表

I 版权声明:本文摘自《上海中医药杂志》1980年02期。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本文由中医书友会(微信号zhongyishuyou)编校发表】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业务合作联系方式诚聘英才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中医妇科网 Copyright © 2010zyfk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3135号-8 京公网安备11010202631号

中医妇科网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中医妇科网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北京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